供应产品分类

基本资料

武汉博欧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Wuhan Booute Biotechnology Co., Ltd),系英国知名生命科学试剂供应商英国Biorbyt中国办事处,亦即biorbyt中国总代理。Biorbyt中国指定代理商。 Bio ... [详细介绍]

公司新闻 »更多

联系方式

公司地址

武汉市东湖高新区高新大道666号光谷生物城C4栋3101。400电话:400-966-3101
邮编:430075

联系电话

027-****3101登录查看商家电话

电子邮箱

info@****byt.com.cn登录查看商家邮箱

公司网址

在线联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公司新闻»更多

Biorbyt大咖采访/ 对话剑桥教授:如何应对Covid-19带来的挑战?

发布时间:2020-10-19 15:45 点击次数:


 

近日,Biorbyt的联合创始人杨群和剑桥大学Christopher R. Lowe(娄睿思)教授接受了ICAEW(英国注册会计师协会)Pandemic Perspective系列的采访,就新冠抗体检测以及科学界如何应对Covid-19带来的挑战的话题进行了探讨。

 

 采访回顾

支持人:加雷思·约翰(Gareth John)

 

受访嘉宾一:剑桥大学治疗科学学院院长娄睿思Christopher R. Lowe)教授

受访嘉宾二:英国biorbyt联合创始人杨群


 

采访完整译文如下:

约翰:下午好,欢迎来到不同角度看疫情(pandemic perspective)系列采访的最近一期。我们今天不止有一位,而是两位主讲人,因为今天的主题比较适合从金融和科学两方面的角度来分析。我们今天采访的最后将会有回答问题的环节,大家可以从聊天框里面发布自己的问题,在采访的结尾我们会一一解答。我们今天的内容非常丰富,那么多余的话就不说了,我们先来请今天的两位主讲人介绍一下自己。

 

娄睿思: 女士优先。

 

杨群: 教授还是您先来吧。

 

娄睿思: 好的。我的名字是Chris Lowe,我是剑桥大学生物科技的荣誉教授。我一开始是一名生化学家。我第一份真正的工作是在南汉普顿大学医学院教医学生。1984年我搬到了剑桥,创立了生物科技学院,办学23年并且任职其学院院长。当我马上要退休的时候,大学召回了我来创立一个新的机构,名为剑桥治疗科学学院(Cambridge academy of therapeutic science),我现在在此任职院长。在这过程中,我一共发表了四百多篇经过同行评审的论文,名下有一百多个专利,联合创建了一些公司,目前为止有十二个公司。我一直以来都积极推广科学,商业与企业家精神。基本上就是这些了。

 

杨群: 大家好,我是杨群。我先是在金融和经济领域取得了硕士学位,后取得英国华威商学院管理学博士学位,分别在德勤会计事务所、高盛银行和德意志银行工作了许多年,我拥有APA资质证(APA qualified)。2020年,我联合创立了Biorbyt,一个科研试剂研发企业(我后面会详细介绍到)。我在生物科技领域工作了十年,最近正在Lowe教授的监督指导下于剑桥大学治疗科学专业进行学习。

 

约翰: 棒极了,谢谢你们今天能够加入我们。就像我之前说的,对于在座的听众来说,不管是从我们主题的金融方面还是科学方面,今天都是个提问的好机会,所以希望大家踊跃在聊天框中留言提问。Qun,请问你能不能再跟我们讲一下你创立的这个公司。

 

杨群: 当然。Biorbyt向高校、医院和制药公司在内的研究人员提供研究试剂。你也许会问这些试剂具体是什么。它们包括抗体,酶联免疫吸附测定(ELISA)试剂盒,蛋白质等等。我们中的许多人现在也许知道抗体是什么。它们在生命科学中被广泛应用于测定肿瘤的存在,化学制品等等。我们将它作为一种工具提供给生命科学家,使他们能够在自己的领域中做研究。比如在这次的疫情中,我们提供了相关的抗体。生命科学家的研究领域非常的多元化,我们的产品目录现在有五十多万的试剂,包括抗体。

 

约翰: 太棒了,谢谢你。在我们开始进入今天的正题之前,Lowe教授,可不可以请您先从您的角度来讲一下这个五六个月以来全球发生的事情。

 

娄睿思: 当然,最近我们目睹了许多事情的发生。你肯定也知道,过去的五个月以来,我们看到从中国武汉到欧洲,北美,南美以及非洲COVID-19大范围流行病带来的影响,它的传播范围非常的全球化。我们也看到了包括隔离,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在全球范围实施的相对应的防疫措施。我想我要说的一个很重要的点是,在所有的大范围疫情中,COVID-19在人类历史中是相对较小幅度的一个流行病。如果你看曾经发生过影响更大的流行病,比如黑死病在中世纪造成了两亿死亡病例,西班牙流感造成了四五千万死亡,艾滋病造成了三千五百万死亡病例,而COVID-19到目前为止仅造成了五百万死亡病例。因此从人类历史角度来看,它是一个相对较小幅度的流行病。COVID-19确实对于商业领域造成了一些经济上的影响,Qun会讲到更多关于这方面的信息。COVID-19是一个动物传染病,也就是说它是从动物传播到人类身上的。这也将它从之前大部分为细菌传染的流行病中区分开来。相较于以前发生过的流行病来说,我们也对于COVID-19的基础科学原理有了更多的了解。这也是我们在对抗这个流行病的过程中处于了一个更有利位置的原因之一,我们将死亡病例控制在了一个相对于历史上的流行病来说的较低数值。在此次疫情里,三件要素改变了:第一是检测,我们后面会说到更多,不管是检测病毒,检测病毒的抗原,还是检测病毒感染后产生的抗体。第二个是生物模型,我们现在有相较于原来更加准确的模型。最后就是治疗方案,我们现在有抗病毒药,疫苗正在研发过程中,以及许多其他的治疗方案。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的国际交流比以往更加方便,不管是运输还是网络电子上的交流。这也是这次疫情的相对于历史上的其他疫情不同的地方,它所造成的死亡病例相对于以前的疫情是比较少的。简而言之,这就是五个月以来发生的事情。

 

约翰: 这真的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看法,从宏大的历史角度来看,这次疫情有可能向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我们后面会再次讲到关于疫情的测试和疫苗方面。Qun,我现在想来问问这次疫情对于你的公司Biorbyt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杨群: 嗯。我们公司在中国武汉设有分部,由于疫情的原因,从今年的一月份起,我们武汉的员工已经开始居家工作。我们的产品供应链也相对的受到了影响,我们很难将仪器运输到中国,国内的所有大学在年初也都关闭了,我们在中国的销量也因此大幅度下降。然而正是因为我们在武汉提前体会到了疫情带来的影响,我们在英国的公司才对于疫情有了更充分的准备。比如我提前为英国分部订购了许多的口罩和消毒洗手液,一开始在英国的员工觉得没有必要准备如此完全,但是到最后我们竟然有了多余的防疫物资。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们将这些物资捐赠给了剑桥地区的护理中心和医院。我们也因此在城市封锁令下达之前提早准备了员工居家工作的应急方案,比如将所有工作文件上传到云端,软件也可以远程使用。英国的疫情因此并未给公司造成很大的影响。我们紧接着看到了疫情相关抗体的销量大幅上升,为此我们也准备了足够多的产品来满足这些需求。我想我从这次疫情中学到的事情是要保证公司可以做到远程运营,并且越早越好地为疫情可能造成的影响做好准备工作。

 

约翰: 是的。我们在这过去六个月以来看到了从人们居家工作能力的方面来说足以匹敌六年的进步,以及公司对于员工们居家工作的信任。我相信我们都记得一二月的时候,当我们第一次听到有关疫情的许多议论以及第一次听到新冠这个词。在此之后这个疫情的传播速度实在是令人感到惊讶。就像Lowe教授提到的国际化运输,这次疫情体现了我们现在全球是紧密相连的。不断变化封锁令和居家隔离令对于运输的影响到现在也仍然是一个挑战。我们再回到Lowe教授所讲过的检测,我们上周也短暂的就这个话题进行了讨论,我记得您当时提到了在相关文献里面看到的关于检测的一些荒谬言论。那么您现在对于检测的需求,方法以及准确程度有怎样的看法呢?

 

娄睿思: 是的。这是一个非常有决定性的问题,因为这决定了各国政府对于疫情的措施,这也是一个评估和管理疫情发展情况的重要工具。这其中最关键的问题有许多,首先是从哪里取样,取哪些样。我知道会计喜欢数字,所以我现在来引用一些数据。如果用支气管肺泡灌洗的方法,百分之九十三的阳性患者会被正确的诊断为阳性。也就是说如果你确实感染了病毒,支气管肺泡灌洗有百分之九十三的几率被确诊阳性。痰是百分之七十三,如果取你的痰作为样本,有百分之七十三的几率被确诊阳性,鼻腔黏膜测试是63%。因此看来,现在广泛使用的棉签黏膜测试并不是最有效的检测方式,就算以痰为样本,我们也会得到更加准确的结果。再往下说,粪便是29%,血液是1%,尿液0%。人们现在测试的一大方法是检测下水道的污水,因为里面存在病毒的残留物。这种检测是相对准确的,我们对于下水道相对应的社区的情况可以有相对的了解。下一个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要从样本里面检测什么。最明显的一个答案就是病毒核糖核酸(viral RNA),有一项技术叫做荧光定量聚合酶链式反应(quantitative reverse transcriptase PCR),它有效地将病毒的核糖核酸转换成脱氧核糖核酸(DNA)并且放大扩增这些DNA,这种放大扩增的技术非常非常的准确。我们还可以测试病毒抗原,这些是存在于病毒表面的蛋白质。我们还可以通过血液内抗体的检测人体对于病毒的反应,尤其是IgM和IgG。血液中还有许多其他的生物标志物可以通过身体对病毒的反应间接的表明病毒的存在。还有一些人在研究呼吸,发声,以及嗅觉的生物标志物,因为感染病毒的人经常会有嗅觉功能的损伤。所以我们有许多测试病毒的方法,但是没有一个能够拥有完美的结果。从检测的方法来看,政府或者机关附属的实验室有更好的检测器械,也因此有最理想的结果。但是在一些国家也有相对来说小的机构来做检测,这也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就现在公认的黄金标准测试,也就是荧光定量聚合酶链式反应(QRT-PCR)来说,如果是在一个优秀的实验室,由有经验有技术的研究员和自动化系统执行的测试,准确性相对来说是100%的。一次测试的开销大概是五美元,这是一个相对来说便宜的测试方法,在装备良好的实验室里良好的执行这项测试,结果是可以比较准确的。事实上,从英国乃至全世界测试的方法来看,测试的结果很大的依赖于疾病持续的时间。因为病毒经过一个五到七天的潜伏期之后才能够被检测出来,随着时间的流逝,病毒的存在在潜伏期之后也会越来越难被检测到。因此检测病毒的时间点也是得到准确结果的一大影响因素。在不同时间生物样本也会给出不一样的检测结果,相对应的,阳性准确率也会随之变化。样本的质量也非常的关键,如果你在做一个鼻腔黏膜测试并且没有正确的执行测试,样本内病毒的含量也会比准确操作得到的结果要低。因此样本的质量也依赖于执行检测的人是否专业。再者,因为样本经常会在实验室之间运输,样本的运输和储存方法也会影响样本的质量,比如随着时间的流逝病毒基因组会逐渐地退化。检测结果还取决于患者环境内病毒含量,如果周围环境里有许多的病毒,相应的此患者的样本也会更加容易被检测出阳性。因此在所有的检测方法中都存在假阴性病例。对于COVID-19的阳性患者来说,我认为有大概30%的假阴性病例。他们的检测报告显示为阴性,但他们实际上是阳性。把所有的这些因素加起来,检测的错误率能够高达10-40%,这并不是一个小数字。我们得时刻谨记,这其中许多的信息都输入了模拟这次疫情的模型,政府也根据这些模型来决定他们的应对方案。我们再说回荧光定量聚合酶链式反应,这种测试的结果取决于病毒脱落的动力学,换句话说,病毒一开始依附在人体的鼻粘膜或者喉粘膜上,然后随着人体的新陈代谢从粪便中被排出来。这个过程以及病毒的含量在不同的人体内也是不同的。就像我经常说的,鼻粘膜测试并不是最理想的,他很难取得最准确的样本或者得到一个统一的结果。样本的质量也决定了假阴性的病例,这并不是一个黄金标准的测试。我后面还会说到我对于通过抗体检测病毒的看法,这种测试方法也存在许多的问题。

 

约翰: 谢谢。您描述了一个关于测试的非常复杂的话题。根据您说过的测试70%的准确性和30%的假阴性病例,您是否认为这给了我们足够准确的信息来管控新冠病毒?再者,拿到测试结果后的措施很大一部分也取决于人们的自觉性,因为也会有拿到阳性报告的人不遵守居家隔离的命令而出门社交。

 

娄睿思: 是的,这也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大问题。当然你也可以在生物模型里考虑到这一点,你可以在模型里加入变量来模拟这个情况,这样子模型给出的结果也会有很大的变化,根据输入的具体变量,你可能得到一万例死亡病例或者五百例。所以人们的自觉性也很大程度的影响了疫情发展的过程。我们只有一种可以完全确定检测结果的方法,就是给同一位患者在一个时间段内进行多次测试。举个例子,如果我是新冠的阳性患者并且在今天感染了你,你今天的去测试的结果会是阴性,然而你已经被感染了。在七到十天后,你体内的病毒含量可能会变的非常高,你也因此会得到阳性的测试结果。20天后,你的测试结果可能会再次显示为阴性,因为你体内的病毒含量变得非常低。所以我们执行测试和方法和时间点都是非常重要的。

 

约翰: 嗯。但是这种执行多次测试的方法以及您之前提到过的由专业人士来正确执行测试的条件也许在实施上会有一些挑战。

 

娄睿思: 是的。人们现在在使用的一种方法是将许多被测试者的样本,比如100个人,合并起来测试,如果这个大的样本显示为阴性结果,那么有很大的可能这100个人都会有阴性的检测结果。如果这个样本给出了阳性的测试结果,我们再回去给这100个人分为十个一组或者逐一单独测试,以此类推找出阳性的患者。我之前提到的测试下水道污水背后也是同样的逻辑,因为这些污水的样本包括了几百个几千个人的排泄物,如果这个样本的结果是很明显的阳性,我们再回去筛选哪些人是阳性的患者。可以确定的是,这些方法都不是非常直接非常简便的。

 

约翰: 没错。您可不可以说一下关于研发新冠抗体测试包的挑战?

 

娄睿思: 好的。我想人们没有注意到的一点是冠状病毒已经存在很久了,它们不是第一次出现。事实上,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MERS),非典病毒(SARS),229E,OC43,HKU1,NL63都是新冠病毒。你可能会问我这之间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你在做抗体测试,它们之间可能会产生交叉反应。也就是说如果你有一个拥有其他冠状病毒抗体的患者的血清样本,这个样本的新冠测试结果可能会呈现阳性,但是实际上这个患者也许是阴性。这是抗体测试的第一重挑战。关于测试的准确性,如果在正确的环境里正确地执行测试,它的准确性是接近100%的,当然我们需要检测一个不会产生交叉反应的抗体。然而你必须要在感染病毒的20天之后执行测试,因为从感染病毒的病理来看,我们体内先有IgM的出现,在IgM的含量变低了以后,IgG才会出现然后减少。大部分抗体测试的检测对象都是IgM和IgG。人们经常说群体免疫,他们给感染过新冠病毒的患者做测试来检测抗体的存在。然而如果在感染病毒的30天以后做测试,测试结果很大概率不会显示抗体的存在,因为血液中抗体的含量已经开始减少了。因此检测的时间点是这种检测方法的关键。人们在研发的另一种抗体测试是横流装置(lateral flow device),这种装置和验孕棒有些相似,都是在条状的装置上装填样本,然后带状结果显示阳性或者阴性。这种检测方法如果正确执行起来准确率是比较高的。但是如果你测量病毒的抗原而不是抗体,测量结果的准确性是50-70%,如果你测量的是抗体,像是IgM或者IgG,结果的准确性是70-95%。所以他的准确性并不是百分百的,尽管理论上来说在实验室做同样的测试可以达到百分百准确性。我个人认为现在正在使用的快速抗体检测方法并不能够像验孕棒那样被广泛使用,因为他的准确性依赖于正确的操作,而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保证的,而且我们必须保证测试对象是一个特定的新冠抗体。你还问到了检测抗体的重要性,我们为什么需要知道抗体的存在与否。这有许多的原因,比如群体免疫,隔离效果,还有人提到给阴性或者有抗体的人们颁发无风险证明。然而成功检测到抗体的前提是选对测试的时间点。所以不管是检测病毒还是检测抗体,这些方法都不是完全直截了当的,他们都有各自不同的局限性。

 

约翰: 是的,我想成功检测到阳性病例确实有许多的限制条件。Qun,我想再回到你这边,你之前说过新冠对于公司运营的影响。你也和我一样是ICAEM委员会的成员,可不可以请你说一下新冠造成了公司财务功能的哪些挑战?

 

杨群: 当然了。首先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公司的财务功能和工作文件能够从网上进行操作。我们公司的会计软件是一个云端的套装软件,这使我们能够在世界各地进行操作,如果一个公司在现在的情况下还没有装备网上的云端会计操作,那么公司的运营会是非常困难的。第二点就是英国税务海关总署现在颁布了许多帮助公司的政策,比如休假补贴,小企业贷款等等。公司的财务团队应该熟知这些政策并且保证公司能够参与这些政策,有一个良好的财务状况。我认为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财务部门要与高级管理层合作,共同制定出一个合理的未来销售和花销的预算,提前发现潜在的财务漏洞并且提前为之准备。这就是我认为公司内的财务部门所应该做到的重要的三个事情。

 

约翰: 没错。Lowe教授,既然说到财务方面,那么你是否认为现在科学界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来加速眼下正在进行的研究呢?

 

娄睿思: 对于你这个问题,答案永远是需要。不管你想说的是关于什么方面的研究,科学界永远没有得到足够的资金来彻底完全无顾虑地进行研究。我想这所引出的一件非常积极的事情就是现在全球都在合作并且共享信息。你能够看到中国在与其他的国家合作,英国在和美国合作等等。我想这是在疫情中非常积极正能量的一件事情。但是从财务方面来说,科学界得到的仍然是不够的。我想就这一点再多说几句。过去五个月以来,对于冠状病毒的生物研究所得到的资金支持大幅上升。这使得人们开始重新研究一些抗病毒药物的作用,临床试验的次数也因此受到影响。还有疫苗,现在至少有170种疫苗正在研发当中,尽管其中还没有被批准正式在患者身上使用的疫苗,但是临床试验正在进行。这些疫苗的研发基于不同的分子,比如活体的病毒,病毒的载体,病毒衣壳,DNA等等。在我们讲话的过程中,所有这些疫苗都在不同的阶段进行研发。我想最快的一批疫苗能够在九月底十月初通过临床检测并且被批准使用。这是最乐观的情况,这些疫苗也有可能在年底才会被批准使用。你还能看到人们在着重进行中广泛的取样,包括我之前提到过的对污水进行测试,人们还在完善疫情发展模型来减少误差。你还能看到关于网上医疗系统以及相关的手机软件的使用和研发在大幅度的上升,这也是疫情期间我们有所进步的地方。总的来说,疫情促进了许多的发展,但是这些发展都需要资金的支持。

 

约翰: 是的。这种全球化的合作是非常值得鼓励并且必需的。Qun,我听说你最近写了一篇文章关于疫情对于经济以及医疗保健的影响。我想知道你是如何看待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尤其是疫情潜在的二次爆发对这些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杨群: 嗯。我在文章里分析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今年六月估算的英国这两年的GDP的下降, 2020年的GDP下滑预计为10.2%,2021年预计会有小幅度的回升,即6.3%的下滑。这从金钱的角度来讲,2020年会有4280亿的GDP损失, 20年和21年合计会有5800亿的GDP损失。当我看到这预估的这两年的生命价值的损失,大部分会是新冠的死亡病例,这个损失是比经济损失要少的。我认为这些信息所告诉我们的是我们需要重新开始进行经济活动。另一个非常有趣的地方在于,截止到七月底新冠检测的开销被估算为12亿。尽管这个数字看起来很大,但是与经济上的损失相比,这是一个非常小的数字。就想Lowe教授说过的,检测对于监控管理疫情发展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总而言之,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经济的发展不应该被新冠所阻碍,但是应该也有非常严格的政令来控制疫情的进一步扩展。举个例子,餐馆应该被允许重新开放,但是如果感染率持续上涨,人们对于出门消费的信心也会因此受到负面的影响,就算餐厅开放堂食,人们也不会出来用餐。我必须要说的一件事情就是我昨天出门去餐厅吃饭了,我非常震惊地发现人们并没有完全遵守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的命令。这也许会导致疫情的第二波爆发,也会给我们的经济造成更大的影响。在我看来,政府应该颁布更加严格的命令来阻止疫情的进一步扩散,并且将检测和追踪阳性患者的政策执行到底。疫情在社会上存在的时间越长,它给社会经济造成的影响也就会越大。

 

约翰: 是的,我想我们都有责任来遵守这些防范疫情的政策。在这次讲座的结尾,我想请你们两位大概说一下你们认为这次疫情带来了那些的改变。

 

娄睿思: 好的。我认为生活方式,包括经济和商业上会有一大明显的改变。除此之外还有工作的灵活性,旅行,通讯行业上的改变,以及人们会更依赖于数字医疗系统。

 

杨群: 我认为Lowe教授已经总结的非常全面了。我认为居家工作会被公司的人事资源部更加广泛的认可,更多的公司会选择线上运营的方式,人们也会更加关注生物科技行业来加速疫苗和更多检测方式的研发,我们也看到了这些在眼下是有多么的重要。最后我想说的是我希望能看到更多国际之间的合作。尽管现在国家政府之间有一些不友好的互动,但是这个疫情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我们会更加需要国际上的不管是科学界还是其他领域的合作。

 

约翰: 棒极了。这结束了我们半个小时的采访。对于这次疫情对科学和金融方面的影响,二位的看法都非常的全面。谢谢Lowe教授为我们带来的信息,也谢谢Qun帮忙组织这次活动。两周后我们会与另一位不同的主讲人进行新一期的采访,谢谢大家的参与。

 

娄睿思 + 杨群: 谢谢!再见!


原视频。
更多产品咨询,欢迎访问 biorbyt 全球官方网站(www.biorbyt.com)和中国网站(www.biorbyt.com.cn),或者拨打 biorbyt 中国办事处热线电话 400-966-3101 和 027-87663101。 或微信(电话)15307197287 在线沟通。